当前位置:今日新闻头条_劲爆娱乐头条_评论热点新闻 - 飞扬新闻网 > 娱乐 >

这不是我想要的乡村综艺真人秀节目

发布时间:2020-03-18 20:39:56 观看次数:67

近几年来,新媒体的发展改写了乡村的回忆与想象。

年《爸爸去哪儿》,年《向往的生活》,年《哈哈农夫》,《一路成年》,还有未播出的《宝藏般的乡村》等很多乡村真人秀综艺节目,如雨后春笋一般进入到了观众的视野,并且收获了不错的收视成绩。

在火爆收视率的背后,这一类节目准确的抓住了都市观众的情感需求,折射出他们对于乡村生活的向往和心理症候,具有情感治愈的社会功能;

然而,也存在着资本过分逐利的情况,一些乡村真人秀节目偏离了初衷,存在着过分娱乐化和综艺化的倾向,将乡村生活可以塑造成为田园牧歌式的乡愁乌托邦,过多的偏离实际,

对此,需要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

,乡村综艺到底有多“热”?

乡村综艺节目到底有多“火”呢,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根据酷云上的数据显示:

《爸爸去哪儿》这一档乡村综艺节目中,

从第一季的第期到第期,全网的收视率分别为.%.%.%,创造了现象级的收视热潮;

年开始播出的《向往的生活》已经播出了三季,普遍取得了不错的收视率,其中,

第三季的播放量达到了.亿(数据来源:《猫眼专业版》)。

年月份,湖南卫视的乡村综艺节目《哈哈农夫》,

以.%的市场占有率和.的直播关注度排在了收视排名的第一名;

在一个个收视奇迹的背后

,自然有它吸引人的因素——

在现代都市生活的压力之下,宁静古朴的村落成为了很多人的精神乌托邦,很多人希望寻求一份精神上的解脱和释放,再加上乡村真人秀中的明星效应,综艺节目纷沓而至并且迅速走红,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文化现象。

,精神乌托邦——怀旧

英国的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曾经说过:“怀旧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未来因不可控,不可信而遭受到的谴责,让过去成为了值得信任的对象。”

在众多的乡村类节目中,都通过呈现城市生活和乡村生活的对比,来实现都市观众对于城市生活的憧憬和怀念,通过游戏或者是挑战的方式,让明星嘉宾们在乡村自然风光中体验童年的趣味,增强观众的怀旧感。

比如,在《一路成年》中,节目组邀请了吴刚,梁家辉,徐锦江等五组家庭,第一站便是来到了四川的某一个小乡村,并且让五位嘉宾回忆他们小时候的“小名”。

“大头”“肥仔”“小绵羊”等小名都让这些不苟言笑的明星们成为了观众们讨论和“调侃”的焦点。

而在“返回童年”的环节中,节目组设置了更多的关于童年时期的趣味互动,比如老鹰捉小鸡,保护鸡蛋等活动,每一组家庭在镜头勉强汇总与卸下了平时的“包袱”,完全沉浸在了童年的喜悦中。

节目组用固定不变的血缘亲情抵御现实社会中动荡的情感,

通过乡土回忆将现代人碎片化的情感构建成为连续的,统一的情感,用乡村活动来达到情感治愈的怀旧功能。

,“重建家园”的文化逻辑

好的综艺节目,并非是单纯的呈现出乡村的田园生活,而是通过了“重建家园”来达到自给自足的目的。

“重建家园是用前现代的乡村空间,来抵御物质化,功能化的现代消费主义空间,从而达到治愈的艺术形态效果。”

——《文化研究》.

比如在《向往的生活》中,节目组邀请到了黄磊,何炅以及刘宪华等嘉宾居住在了远离城市喧嚣的乡村“蘑菇屋”中,嘉宾们辛苦劳作,自给自足,充分发挥了主人公的作用。

节目组给他们的要求是:

“硬通货是玉米和瓜子,玉米可以换肉,瓜子可以换啤酒。”

在其他的嘉宾客人到来之后,三位蘑菇屋主人要想办法招待他们,并满足他们在吃方面的所有要求。他们相互劳动,共进晚餐,通过简单的互动和配合,大大的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讲述了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所有的饭菜,食材都需要嘉宾们自己准备,包括彭昱畅劈的柴,宋丹丹巴图做的鸡笼,黄磊搭的灶台做的饭,都包含了嘉宾们的辛苦和汗水。

这一档综艺节目没有其他综艺的游戏竞技,但是却能够通过朴实无华的琐碎生活来加深人与人之间的理解,呈现出了新乡村的繁荣和淳朴,满足了观众们的乡土情结和乡愁。

院子里堆放的玉米,土墙上挂着的红色干辣椒,闲庭信步的鸡鸭小狗,炊烟袅袅的农村砖瓦房,质朴而宁静的乡村生活,让这档节目得到了观众的共鸣,回归了生活本身。

,乡村真人秀节目中存在的问题和反思

在乡村真人秀节目中,乡村生活是客观真实的反映,而非渗透着媒体的主观意图。

然而,在资本的浸润下,近年来的乡村真人秀节目中也存在着亟待解决的价值观偏颇,文化缺失和过度的商业化利用等情况。

第一,臆想“边缘化”的农村生活

在发展主义的经济逻辑下,农村相比较城市,一般成为被改造,被建设的对象,对于很多的乡村真人秀节目以城市生活为中心,臆想着处于边缘化的农村生活。

比如,在年播出的综艺节目《漂亮的房子》中,邀请到的明星嘉宾为吴彦祖冯德伦伊一唐艺昕黄仁德潘宥诚等当红明星,他们造成了“明星建筑师天团”,想要将落后破败的村落改造成为人们心目中“漂亮的房子”,几位嘉宾体验洗衣做饭驴车出行搬砖等农村合宿生活。

节目的初衷是好的——“想要结合扶贫来推动乡村旅游和发展”,

如果从房屋改造和古建筑保护这个层面来展开叙述的话,可以让观众们从综艺中了解到建筑师这个职业和建筑改造的意义,那还是不错的。

然而呈现出来的效果却和初衷是背道而驰的。

很多的明星到了村落,玩笑嬉闹,对于房屋的解读少之又少,建筑师的角色也没有代入感

,过于注重明星营造出来的“秀”,而脱离了综艺节目的初衷。

同时,过于呈现明星对于房屋建筑中微不可查的贡献,从而忽略了它的现实意义,只留下了参与房屋建设的工程师和农民工们落寞的背影,

这部电影最终在豆瓣上也仅有.分的评价。

第二,乡村的过度浪漫渲染

另外,乡村真人秀节目中对于乡村的过多浪漫化渲染也是值得商榷的一点。

一些节目为了满足观众们对于乡村的浪漫化和乌托邦幻想而忽略了乡村的真实面貌,在湖南卫视打造的《亲爱的客栈》节目中,虽然也主打的是乡村的慢生活。

然而,这里面的客栈不过是满足了文艺青年们幻想和逃避现实的场所,对于充满乡土气息的大部分中国乡村城市来说,小资情调也许有,但是略感遥远,和现实脱节

,对于发展乡村旅游,提升综艺节目的整体质量方面来说,还是有待于提升的。

回归自然固然是好,

然而肆意夸张和扭曲乡村的本来面目,将其塑造成为远离城市喧嚣的世外桃源和理想中的度假胜地,有违节目的初衷。

写在最后

我国的乡村真人秀节目近年来发展迅速,充分说明了身处在城市生活中观众对于农村淳朴,宁静生活的向往。

真人秀节目在发挥传递乡土情怀,带动乡村旅游,疏导人们的情绪等方面都发挥着积极的作用,而其中的过于商业化,浪漫化,脱离现实等负面倾向也值得我们去反思。

在未来的发展中,贴近时代脉搏,直面乡村发展困境,并切实的给予正能量的传递和帮助的节目,才有可能真正的脱颖而出。

Copyright © 2018 http://www.fyce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飞扬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