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新闻头条_劲爆娱乐头条_评论热点新闻 - 飞扬新闻网 > 娱乐 >

八卦竟然有这么长的历史:八卦进化史

发布时间:2020-03-09 15:44:47 观看次数:174

八卦进化史

在工业革命之前,人们居住在以农事为主的小镇,相关工作都不可避免地属于集体性质。当时的人住在大家庭,并不常迁徙。人们出生于僵化的社会阶层与分级,很少有机会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大家彼此认识,每个人都知道别人对自己的期待。大多数人不识字,依赖老者和权威人士说故事来累积他们对世界的认识。

学者西尔维亚·沙因()在著作《好的八卦》()写道:“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信的口语信息严格的行为规范人与人在相对较小的小区间的低流动性与亲密度,让八卦具有很大的力量。八卦往往被当成真理,而且,考虑到严格的行为规范,八卦可以摧毁人们的声誉和社会地位。”

八卦的功能类似某种公共秩序。在一个人人都为了生活而住得相对来说较近的时代,人们的流动性很低,做坏事的人不太可能逃得掉。如果一个人偏离社会规范,那么他很快就会被发现被八卦。如果这个人坚持不改,就可能失去社群认同,遭受宗教谴责,被鞭打或驱逐。你永远不是一个人,这意味着你没什么时间或理由感到孤独。这经常造成压抑,但也有助于确定你在世上的位置地位及角色。正如学者阿隆·本吉夫(')写道,八卦满足了“部落的需要,亦即属于一个独特团体,并被其接受的需要”。

在前工业化社会,八卦强化了团体标准,保护社群免受弱化等破坏,让捣乱分子乖乖安分。八卦,即谈论别人私事,结果成为维护习俗与社会秩序的强大力量。八卦也提供我们跟别人比较的方式。他们赚多少钱,买些什么,在卧室里做些什么?通过这种方式,对于因为太过压抑或害怕,以至于在日常谈话不太提到的私人生活,我们反而获得了更深的了解。

八卦在前工业时代社群的功能如此重要,部分学者甚至认为八卦可能是语言发展的推动力量。英国进化人类学家罗宾·邓巴()在其著作《哈拉与抓虱的语言:从动物互相梳理人类闲聊解读语言进化》(,)提出了这个理论。他认为灵长类发展群居生活,主要是为了避免天敌的攻击。“狒狒猕猴黑猩猩都是陆地动物,更喜欢住在森林边缘的开放栖地。但在这些地方,它们被天敌攻击的风险很高……这些物种的解决之道是体型长得比一般灵长类动物大,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形成特别大的群居团体。”

巨大群体可以减少被攻击的危险。但是群体生活需要规则和规范,以避免个体间的不断争执造成对公共社会利益的伤害。正如我们所知,在大群体中和人相处相当困难,即使如邓巴所说:“社会性是灵长类动物存在的核心。这个灵长类进化策略原则,得以将它们和其他物种区分开来。”

我们灵长类动物喜爱大型的社会群体,甚至需要它们才能生存,可是我们有相处的问题。一方面来说,群体中似乎永远有一两个想不劳而获的人。邓巴讨论瑞典生物学家马各耐斯·恩奎斯特()和奥托·雷玛()的研究,在书中写道:“他们指出,任何高度社会化的物种都面临被不劳而获利用的可能风险,亦即享受你工作成果的个体,虽承诺日后会回报,实际上却没有。”这两位瑞典学者的研究显示,群体越大,就会有更多想不劳而获的个体出现,而且他们会得逞。“在一个很大又分散的群体中,不劳而获者永远可以在被发现前先溜掉……在群体中,不劳而获者的不可靠从一个群体传到另一个群体,需要时间。”所以一群自我尊重的猩猩该怎么办?答案是八卦。

在大群体中生活的灵长类花很多时间为彼此梳理。它们为彼此梳理的时间,远超过健康与卫生的需要。事实上,灵长类间的梳理行为是为了建立关系。梳理让人舒服,得花许多时间。这是排除不劳而获者的方法,不肯花时间帮别人梳理和被梳理的个体,会被群体排斥。邓巴认为,梳理是八卦的早期形式,是一种信号方式,点明谁是盟友,谁是外人,谁实际上不属于群体,又或者谁是群体不要的,因为它们违反社会习俗。“或许语言演进不是为了区分谁是朋友和熟人,而是区分谁是群体中的不劳而获者,并强迫它们遵守规范……八卦的演进可能是为了控制不劳而获者。”

一旦发展出能在大群体中和谐生活的工具,猴子和猩猩就变成地球的优势物种。这些动物的数目不停增长,也有更多的自由时间。它们开始进化发展出语言能力。语言让新人类能够拓展社交网络,因而更具优势,更有效率:

语言让我们能在一个有更多个体的网络中交换信息,这是猴子与猿类所不能及的。如果猴子与猿类彼此梳理的功能是为了建立信任及分辨谁是盟友的个人知识,那么语言还有一个附加优势:它能让你述说许多关于你的事,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是什么样的人;它同时能让你以多种细微方式传达身为盟友或朋友的你是否可靠。

邓巴及部分学者认为,一般人居住在约人左右的“社群”中,这表示有个人实际上认识你。这个数字是一般黑猩猩群体的倍。这个数字为什么变成标准?邓巴的理论指出,“大约是所有活着的子孙的数目……根据我们对狩猎采集与农业社会的观察,可以推估当时一对夫妇的生育能力持续到第四代的出生……个世代表示从你一直回到你的曾曾曾祖母,或是任何能确定亲属关系的那一代。”换言之,人类大脑的进化让我们能记得辨认约个人左右的社群,而且住在当中,一个我们能集体辨识与定位的社群。语言是我们用以表达社交知识与八卦的工具,让人类的群体扩增为黑猩猩群体的倍。和我们的猿类远祖一样,在前工业时期,我们安全地住在村庄与社群里,因为拥有能区分出不劳而获者与佯装者的机制,知道他们不是我们的家族成员,或者不是社会的生产分子。这个机制就是八卦:大家都互相认识,而且对我们的自我感知来说更重要的一点,是每个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

文字来源:[加拿大]霍尔·涅兹维奇著作《我爱偷窥:为何我们爱上自我暴露和窥视他人》

Copyright © 2018 http://www.fyce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飞扬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