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新闻头条_劲爆娱乐头条_评论热点新闻 - 飞扬新闻网 > 游戏 >

曾经是业界骄傲的AI互动游戏,是如何变成一个沙雕作品的

发布时间:2020-06-14 11:31:38 观看次数:88

不会思考的不是好喜剧演员。

“**”

说完这句话,看着屏幕里和她丈夫两脸懵逼的表情,逆风笑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这是游戏主逆风笑在年玩《ç》时的搞笑瞬间。

在很多人眼中《ç》(读作:佛萨的)是沙雕游戏的代表作,玩家受邀到和家做客,夫妻二人的关系出现了裂痕,已经到了破碎的边缘,玩家的表现会决定这个小家庭的命运。

《ç》的幼稚园朋克风格,一看就有成为网红潜质。而其中时而智能时而智障的系统,则非常容易作出节目效果,尤其受到游戏主播们的青睐,而玩家们更是给它起了接地气的中文名——劝架。

这款游戏最特别的地方是,它允许玩家自由地输入词语,而游戏角色会对玩家的话或者行为作出各种反应。

你可以对他们说各种淫词浪语,问候他们的全家,舌吻他们的配偶,嘲笑他们的画风,因为不受游戏的约束,戏耍这一对夫妇,看他们戏剧性的反应,成了这游戏里最大的乐趣。绝大多数的玩家不会去试图去调解他们的矛盾,反而因为捣乱被赶出屋子。

然而多数人不知道,这款诞生于年前的游戏背后有着超越其时代的系统,而《ç》在游戏史上的地位,也绝不止是一款沙雕游戏而已。

年,人类进入了新的世纪,游戏产业也迎来了新的纪元。

单是这一年,就诞生了一大批被后世奉为神作的游戏作品,发布了初代《杀手》,开创了一个全新的系列;发行了《杀出重围》,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佳电脑游戏”;暴雪的《暗黑破坏神》席卷全球;掏出了《博德之门》,给游戏立下新的标杆。

游戏的工业水平又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玩家们仿佛迎来了游戏的黄金时代。

但就在这一年,迈克尔()和安德鲁()两个人却觉得电子游戏已经走入了瓶颈。

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没有剧情片没有喜剧片,只有英雄动作片”。

(左)和(右)

当时的游戏仍是以主流的战斗打怪题材为主,他们认为在动作为主导的游戏中,游戏失去了很多艺术性和文学性。

迈克尔当时还在读博士,他对人工智能和艺术十分着迷,曾在大学里创造过一个机械植物,用监控周围的环境亮度和噪音,同时会读取主人的电子邮件,根据其中的内容变换自己的形态,它还会叹气唱歌和抱怨,表现出一种科技与生命的交融。

他希望能把这种感觉带到游戏里,创造一种新的艺术形式,这时他恰好遇到了安德鲁。

安德鲁是一名游戏设计师,他当时正在着手为《》系列游戏制作人工智能系统。《》类似于《任天狗》,玩家在里面可以养小猫小狗,安德鲁的工作就是利用让这些虚拟的动物变得生动可爱,可以说让这些虚拟动物活过来。随着工作的进行,越来越希望可以制作一些成人角色,表达更深刻的思想和情感,充分发挥的能力,让虚拟的人活过来。

两个人在一个场人工智能的会议上结识,很快发觉彼此有着相同的理想和抱负,于是他们决定联手做一款和市面上任何一款游戏都不同的独特游戏。

他们核心思想只有一个,就是尽可能的远离主流游戏。主流游戏让他们觉得有些乏味,其中一个原因就是。

游戏中的和我们说的人工智能有很大的区别,虽然它们也能够根据玩家的行为作出反应,但不论是玩家的行为还是这些反应都是根据脚本预先设定好的,并不能自己做出判断,因此就会让人感觉很机械。

《杀出重围》的开放式剧情在当年是革命性的

在构想中,《ç》是一种真正可以互动的游戏,不再是机械的回答玩家的问题,按照自己的脚本运行,而是像一个真的人一样可能与玩家交流,根据玩家的行为作出反应。

“我们想做一个能够使用自然语言的游戏,让玩家有成百上千种表达自己情绪和思想的方式。”

“从结构上和主题上,我们做的是反游戏()。不需要几十小时的任务收集物品和升级,我们设计的游戏非常短小但却含有强烈的情绪和高度统一的体验。”

看一看《ç》手绘的人物和场景,纸片模型,就应该能猜到迈克尔和安德鲁对于游戏的美术风格毫无兴趣。

这款游戏在研究上花的时间约等于整个游戏的制作时间。他们要达成三个目标:能够读懂自然语言;根据不同的情况自主作出不同反应;最后能够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

整个游戏的流程大概只需要分钟的时间,场景也只有一间房子,但即便如此他们大胆的构想也使这款游戏的开发难度冲上了天。他们预计制作这款游戏可能需要要花上两年的时间,但实际上他们却做了整整年。

为了实现自己的构思,他们盖房子是从烧砖开始的。他们最新做的是自己开发了一套专门控制行为的编程语言,叫做(),由一种叫做的行为语言改编而成。

这套语言将所有的动作分解成无数个有顺序小环节,当上一个环节成功后才会开始下一个环节,比如游戏最开始,会等待玩家敲门,敲门后首先发出回应,然后开门最后向玩家问好。但环节之间是可以被打断的,会根据玩家的行为实时改变后面的环节,如果玩家在开门后惹怒了,可能不会问好,而是直接把门关上。

的特殊之处在于,可以实现之间的相互交流。游戏中的夫妻和虽然表面上总是吵架,但暗地里却时刻保持着联系并进行合作。

比如当要向玩家倒酒时,他首先会在后台告诉自己要倒酒了,并等待的回应,如果同意该行为,才会开始倒酒。如果正在忙,那么就不会进行。

在每一个行为之前两个人都会相互通气。玩家就像是与两个专业演员进行即兴表演一样,玩家可以随意表演,演员的职责就是配合玩家把这场戏演下去,并让观众觉得自然。

俺妹版《ç》

游戏进行时还会同时计算几个参数,根据玩家和的交互判断玩家更偏向于哪个,判断玩家是否触及了角色的敏感区,检测两个是否能意识到自身的问题,还会检测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紧张程度。

根据这些参数,游戏会判断每个角色当前的心情和对彼此的态度,决定每个角色的行为以及后面的故事走向。

为了保证故事的完整性,游戏中还存在一个情景管理器(),负责保证角色和演出呆着合理的框架里。

情景管理器将一个故事的剧本分解成个独立的事件,比如“玩家到达”“冲进厨房”“矛盾爆发”“矛盾爆发之后”等。情景管理器会根据人物当前的关系和行为,选择激活的事件,但不会让游戏跳出这些事件之外。

每个事件又由到个具体的行为组成,一类行为被称为预设行为,即在没有玩家干扰下会发生的行为,类似于脚本。还有一类是介入行为,是根据玩家的行为临时作出的反应。

一个事件被激活后,会首先按照预设行为进行行动,并根据玩家的行为随时插入介入行为,介入行为的插入,还会导致后续预设行为的改变。游戏总共内置了约种行为,覆盖了各种可能性,与之对应的角色配音就足有个小时。

《ç》的另一个先进性技术,就是自然语言识别。语言识别在近年来的智能手机音响上已经得到了普及,但在年前还是个不小的挑战。

游戏内置了一个词汇表,根据词义将这些词汇分为不同的类别,比如同意感谢抱歉解释建议等。玩家输入的文字被识别后,会被变成一个行为指令,被情景管理器添加到游戏里。

针对长句子,游戏内置了一套相当复杂的评定系统,大约有多条语言规律,可以识别不同的语序格式语法。

迈克尔和安德鲁还给每种语句,加入了多种表达方式比如和’是一个意思,还包括多种俗语俚语。

但《ç》的语言识别并不完美,因为所有规则都必须手动编写,在庞大的语言体系中根本无法做到面面俱到。

于是迈克尔和安德鲁想出了一种折中的办法,允许进行较为模糊的识别,有时候识别出来的意思并不是玩家想表达的。但他们认为哪怕作出错误的反应,也要比毫无反应更有趣。这也决定了它的搞笑潜质。

《ç》虽然短小,但里面其实包含了好几个复杂的系统,据和说,这还只完成了他们设想的%,而所有这些工作只是为了打造一个分钟左右的游戏体验。

年,《ç》终于完成了。

因为没有这样的自发行平台,独立游戏也远不像今天这样流行,像《ç》这样特立独行的游戏更是难以获得大众的关注。二人只是在自己的网站上免费发布了游戏。

《ç》出现在各个游戏展会和国际艺术展会上,在年还夺得了斯兰丹斯独立游戏节的评审团大奖。它在玩家中并没有得到很多的关注,反而是因为其前瞻性的概念得到了很多游戏圈外主流媒体的报道,像是著名的《大西洋月刊》就用大篇幅报道了这款游戏。

不过在那之后,《ç》的名字就就逐渐被人们遗忘了。直到年左右,一些主播发现了这个奇怪的游戏,开始利用它录制搞怪的游戏视频,《ç》才摇身一变成为了视频素材的宝库。

后来《ç》更是被著名的大主播发现,前后围绕着它制作了十几期视频,每一期都有几百万的点击量。其他的著名主播如等也紧跟其后,让《ç》变成了网红。

在这股热潮的推动下,游戏的下载量超过了万次。在上,出现了专门以《ç》为主题的账号。和的经典反应也被玩家们作成了各种梗图到处流传。还有人用修改了《ç》的场景和对话,演绎出不同的感觉。

这前后的反差好像透出一种讽刺的感觉,麦克和安德鲁精心设计的系统并没有很多人欣赏,反而是主播们的恶搞内容让他们的游戏爆红了网络。

不过迈克尔和安德鲁欣然接受了它的命运,他们说:“《ç》能够和游戏主播们如此契合,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惊喜。不过也合情合理。《ç》的开放式互动允许玩家输入任何的对话,喜欢搞笑的人就可以在游戏展现自己调皮的一面,而两个则使尽浑身解数来应对这个疯疯癫癫的朋友,让故事继续进行下去,这样的冲突就很有观赏性。”

在《ç》之后,麦克和安德鲁曾经打算做一款名叫《》的续作,把数量从个升级到个,系统更加复杂,剧情会更加黑暗。

年的时候两个人认为《》大概需要花两年半的时间制作,年之后,他们宣布放弃《》。

这已经实属不易了——谁能够花大把的时间去做一个既困难又没人欣赏还没有收入的工作呢?如今他们仍然致力于研究,两个人在波兰组建了.公司,为游戏厂商和大型企业提供解决方案。

《ç》是两个制作人的一次疯狂,它最终没能改变游戏业界,它当初试图达成的目标即使在今天也仍没能完全实现。

之后《ç》可能还是会作为一个搞笑游戏被多数人记住,看着两个被奇怪的人类调戏,一次次的陷入尴尬之中,确实非常的搞笑。但相信即使是那些只图一乐的观众,已能够感觉到了这个沙雕游戏中隐藏着一些不一般的东西。

在《ç》预告片里写了这样一句话:“如果一个电脑程序,兼具了电子游戏的图像和艺术品的情感,会是什么样?”

如今的游戏正在一点点的接近这个集合体。游戏不再只有打打杀杀,内容也更加注重故事的叙述和情感的表达,游戏和艺术重合的部分变得越来越多。

很难说其中有没有《ç》的直接贡献,但《ç》代表的是那个年代一批游戏制作人的共同愿景和坚持,正因为有这样的坚持,才可能有后面那些重新定义游戏业界的作品。

而在如今我们看到的万里长城上,每一个不起眼的砖块可能都有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Copyright © 2018 http://www.fyce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飞扬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