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新闻头条_劲爆娱乐头条_评论热点新闻 - 飞扬新闻网 > 社会 >

依田纪基为什么被禁赛半年? 日本棋院罢免

发布时间:2020-03-18 18:36:27 观看次数:142
2019年4月18日,原幸子(左二)以常务理事身份参加日本围棋“-”的新闻发布会。

文章来源:围棋之秘二、你听明白了吗?明白。

关于日本棋院罢免原幸子的原因,一周后,6月11日的新闻这样说:在2018年5月的常务理事选举前,原幸子向超过30名拥有投票资格的棋手发送毁谤其他竞选人内容的信息,由于大部分不是事实,经日本棋院成立的有律师在内的第三方委员会审议,6月4日召开理事会决定解除其职务。

小林觉理事长说,这是不符合常务理事身份的行为。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参选人在选举过程中采用了不正当的竞争行为,最终得以当选。

因为这样的丑闻被罢免,可以说是对当事人的双重打击——名誉上,会让外界质疑其人品;经济上,据日本棋院公布的役员报酬,常务理事的月薪是40万日元(约合25万元人民币)。

日本棋院理事会为何会对原幸子“下此毒手”?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不同寻常的罢免,正值日本棋院又一次领导层动荡。

3月31日,第二个任期尚未过半的理事长团宏明突然宣布辞职。

4月2日,推行英才定段制度等提升日本棋手实力的改革计划的副理事长小林觉当选为新任理事长。

虽然曾经担任过邮政大臣的团宏明公开发表的辞职理由是“日本棋院经营不善”,副理事长的接班看上去也理所当然。

但堂堂一所经营历史近百年,养活近五百人的日本棋院,因为2018年区区4000万日元的赤字就要理事长“谢罪”下台,未免有些难以令人信服。

团宏明(右二)、小林觉(左一)在仲邑堇定段新闻发布会上。

其中包含着日本棋院一个长久以来的矛盾,这种冲突原本不足为外人道,但接下来被依田纪基在推特上全面曝光——这也是日本围棋界普遍不满依田纪基在网络上公开抨击日本棋院的原因之一:很多话“内外有别”,有时候全部暴露在阳光下,反而是更大的挫伤。

而原幸子在《周刊文春》上对依田纪基的不满也足以解释这一现象:“当然他是不知道这种常识的。

”依田纪基说,日本棋院存在“外部理事长派”和“反外部理事长派”。

所谓“外部理事长”,是指理事长来自围棋界以外。

团宏明就是“外部理事长”,而身为职业棋手半世纪的小林觉则是“棋手理事长”。

依田纪基在6月15日的个人推特发言中明确指出了日本棋院存在“反外部理事长派”。

此账号现已关闭。

理事长这个职位伴随着日本棋院二战后的重建而生,1946年,濑越宪作、岩本薰两位棋界大前辈毁家纾难,动用自己的财力和资源使日本棋院复兴,两人也成为第一、二任理事长。

但棋界的经营到底还是要靠社会力量作为外援,从1949年起,原大藏大臣津岛寿一、王子制纸社长足立正、原议员三好英之、原文部大臣有光次郎陆续任职。

到了1975年,由于各大报社提供的比赛经费十余年维持原状,而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物价高涨,引发棋手强烈不满,造成了“名人战骚动”的著名事件,理事长一职也转回棋手手中。

曾是日本棋院重建干将的长老棋手长谷川章临危受命,并在1978年将接力棒传给了一代大豪坂田荣男。

坂田荣男一干就是九年,是任职时间最久的棋手理事长,仅次于有光次郎的十年。

坂田荣男(右一)任日本棋院理事长时,为当时的日本首相铃木善幸(中)颁发名誉七段证书。

1986年坂田“荣退”,协和银行顾问色部义明出任理事长,试图以公司化的管理方式改革日本棋院,招致棋手反对,1987年就匆匆下野,棋手与“外部理事长”的矛盾逐渐激化。

不过1987年又逢棋院总裁、新日铁社长稻山嘉宽去世,金援不足终究是围棋这种文化项目的发展之累,好在日本围棋当时正值顶峰,拥趸万众,日本棋院又请来日本航空公司原社长朝田静夫镇住场面,日航的后任社长渡边文夫、利光松男也相继接手,三人各自在理事长的位置上干满五年,将日本棋院送入剧变的21世纪。

2002年,此前一直潜藏在水面下的冰山露出一角。

据媒体报道,担任日本棋院常务理事多达三十五年的“实权派”大枝雄介九段率领常务理事总辞职,理由是“长达八年、累计15亿日元以上的赤字”。

权力回到理事长利光松男手上,常务理事首次由理事长指定而非选举产生,加藤正夫被推举为副理事长,由此开启了加藤改革时代。

当时,韩国媒体对此的评价是“保守派理事主动撤退”,“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对抗原来真的存在。

那时的新闻中,还出现了在依田纪基、彦坂直人的倡议下,获得过七大头衔战冠军的棋手组成“名棋会”,共同应对棋界危机的事件。

令人玩味的是,大枝雄介师承前田陈尔,是本因坊秀哉一门的嫡系。

而加藤正夫是木谷实的弟子,“秀哉门下”与“木谷门下”这两个群体又因棋坛波澜不休的恩怨附着了更多别样的情绪,这些都积累到日本棋院的运营当中。

大枝雄介(后排左一)门下弟子众多,如韩裔的柳时熏(后排左四)、美籍的麦克雷蒙(后排左三)、中国台湾旅日的杨嘉源(前排左二)兄弟、潘善琪(前排右二)兄妹等。

现在的日本棋院常务理事中,大渊盛人(中排左三)、宫崎龙太郎(后排左五)都是他的徒弟,都被算作“秀哉一门”。

利光松男与加藤正夫为减缓赤字,扭亏为盈,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但二人的合作似乎产生了不和谐的音符,2004年利光松男以健康理由辞职,半年后更传出自杀身亡的震惊消息。

接任理事长的加藤正夫也在2004年底溘然长逝,留给了后人一连串的遗憾之声。

加藤逝后,改革盟友工藤纪夫九段出任“代理事长”,虽将加藤正夫已经实施的改革方案推行下去,但再难越雷池一步。

2006年,丰田丹索公司原社长冈部弘接任理事长,在为棋界带来丰田杯世界王座战这一盛典的同时,也试图对制度古老的日本棋院进行公司化改革,但遭到上百位棋手反对,首先是常务理事酒井猛九段辞职,随后副理事长小林光一九段挂冠而去,直至依田纪基出任棋士会会长振臂一呼,冈部弘最终在2008年底黯然下台,随之带走的还有丰田杯。

2008年,棋手代表大竹英雄九段走马上任,在他的理事长任上,日本棋院成功申请为“公益法人”,得到了税收减免等政府优惠,但改革已陷入停滞。

2012年,日本电话电报公司原社长和田纪夫出任理事长,2016年传至团宏明,数年间日本棋院新意阙无,直到2019年再现“理事长辞职”的突发事件。

1938年,一代宗师木谷实在“不败的名人”引退棋中战胜本因坊秀哉。

六十年后,他门下弟子加藤正夫、小林光一、大竹英雄、石田芳夫、武宫正树、小林觉一个个站出来挽扶日本棋院。

日本棋院由于体系庞大,棋手众多,财政支出规模甚巨。

一直以来,改革派人士都想从棋手待遇入手,建立公司性质的劳资模式,裁汰冗员。

但围棋界自有天长日久的一套体系,师承关系盘根错节,清理清楚绝非易事。

面对改革派人物,中老年、二三线棋手们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不受损失,组成共同体,选出代言人。

而来自棋界之外的理事长们出于个人意愿,介入棋院事务或多或少,也就与棋手及其代言人产生或强或弱的冲突。

这样的故事在每个团体里都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只是在近几十年的日本棋院尤为突出。

从实际作为来看,上述的色部义明、利光松男、加藤正夫、冈部弘、小林觉具备改革派的特征,而大枝雄介、酒井猛、依田纪基、大竹英雄对公司化变革缺乏兴趣。

这与是否是“外部理事长”毫无关联,甚至和师门背景都没有关系了。

事实上,立场的变化,很大程度上与个人利益有关,只要看一看依田纪基在2002年和2008年的不同表现,就能有足够的了解。

2002年他站在棋手顶峰,担心棋院赤字加剧,影响未来发展,而2008年已落入凡尘,不得不为自身考虑。

“位置变了各有队友”,这是一句至理名言。

当然,改革派并非一定代表着“进步”,因为手段的急切招致人心溃散的事例比比皆是。

保守派也并非一定代表着“落后”,如何维护底层利益从来都是展现人性的时刻。

行事能否成功,立场固然重要,推行的手法才是根本。

这是本文想要再三提醒读者的。

所以,在2019年日本棋院这一场震动中,“棋手理事长”更偏向“改革派”的阵营,“外部理事长”反而与“保守派”一方接近。

在棋手时隔七年重返理事长大位后,打击对立面就成了所有政治世界的题中必有之义。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原幸子“壮烈出局”。

很多人分析,依田纪基这样一位对周遭生活缺乏关注和关心,一心只在下棋和玩乐上的人,为何对棋院事务如此重视,两次主动扯起旗帜深度介入?恐怕很难说清背后与夫人原幸子的关联。

如今虽然长期分居,经济和感情问题横亘在两人之间,但政治上的连心未必一定割断。

这一点,从他所发的推特中可以得到证明。

依田主张:“进行实质性的副理事长选举,是对外部理事长的一种极其失礼的行为。

”这在很大程度上指的是2018年小林觉与山城宏竞选主持日常工作的副理事长,而依田的政治倾向也就不言自明了。

在发表了对“外部理事长”的支持后,依田纪基又特地对辞去理事长,仍然“委曲求全”担任日本棋院理事的团宏明表示“不胜感激”。

翻遍依田推特,如此程度的感谢仅此一例。

因此,在原幸子“遭难”的时刻,特别是经历过独居、重病、反省的人生境遇后,依田纪基在很大程度上产生出对原幸子的愧疚,从而一跃而出,“仗义执言”,这种心态大概不难为人理解吧。

但是,日本棋院理事会并非理事长一人能够乾纲独断。

原幸子以“保守派”的底色出任常务理事,究竟做了什么招致集体反对?固守传统,拒绝接纳世界潮流的她最出名的一项举动,是禁止日本棋手用实名(包括可以被外界知道是本人的账号)在网络上下棋,为此警告过很多棋手,特别是年轻人。

众所周知,下网棋增加训练量是这个时代的棋手提高水平的必要环节,原幸子这一举措无疑是在扼杀日本年轻棋手的世界竞争力,也与小林觉的改革理念背道而驰。

但如前所述,每个人会因为立场的不同,对同一事件产生截然相反的判断。

原幸子执掌网络事业部,日本棋院官方网站“幽玄之间”会员人数下降,影响棋院整体收入。

限制棋手在其他网站下棋,防止观看的会员流失,或许有助于部分缓解这一状况,可这是明显的“施政能力不足”。

试想,在纸质媒体销量剧减的现在,一家报社强制自己的员工和订户不许阅读网络媒体信息,会被视为怎样的怪物?可以想象,在原幸子担任常务理事的三年里,日本棋院无数棋手收到了这样的通知:我们希望你冷静下来好好反思,并郑重告诫你: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网络对局,你将会收到棋院的处罚!你听明白了吗?答:明白。

未完待续(责编:樊璐璐)
标签: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8 http://www.fyce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飞扬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