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新闻头条_劲爆娱乐头条_评论热点新闻 - 飞扬新闻网 > 社会 >

传销有多可怕?传销是不是属于诈骗?

发布时间:2020-03-25 11:51:18 观看次数:95
一朋友吸食海洛因多年,自从去年被骗去传销后,毒也戒了,人也胖了,说话老客气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劝他。

【打击非法传销我们在路上】很多家人不知道自己家人孩子朋友近期出去后不回家不联系或者很少联系,而引发了一系列反常现象?

下面的一些您可以借鉴一下

【如何解救被骗传销的受害者家人朋友孩子】

【如何确认家人是否被骗传销】

【如何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更多的去了解被骗传销的家人更多他的信息】

有没有办法判断究竟是不是进了传_销呢?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进了传_销人员的表现

突然失联一星期后出现在异地。

以北传_销为例,一般新人进去后会被传_销人员收缴手机,或者把话费打光造成停机状态。目的是为了不让新人报_警和破坏以后得“市场”,以免错失“机会”等新人考察懂之后归还手机。

去异地后以各种借口要钱。

突然去外地之后,向家里要钱或者向朋友借钱。说是受伤了,急用或者钱被偷了等一系列要钱的借口,这个需要根据他的为人自行判断。

出现异地后有好工作介绍给你。

新人过考察期加入以后,需要开始邀约新人发展自己的下线。这时他就会一步步利用给你包装介绍好的工作吸引你过去,如果你正需要找工作,那么就得警惕是不是传_销了,不要盲目的相信。

在异地后突然要给你介绍对象。

这也是常用的邀约手段感情邀约,他会和传_销团队的女孩子配合,让女孩加你微信,然后给你电话聊感情,慢慢的就让你过去找她玩,诱惑你,直到把你邀约过去。

固定时间不能接电话。

如果心里有怀疑,我们可以定个时间给他打电话。可以选在上午开课时间给他打电话。或者在下午串寝打。如果一次试探不出来就多试探几次,仔细听他身边的声音有没有异常。

出现异地后找到好项目投资。

如果之前从来没听他说要去某地方做生意,突然之间说在某地方有什么生意很赚钱,很好做。让家里投资或者让朋友借点钱给他投资,然后让你占一部分股权之类的,这个就需要详细问清楚项目类型和规划之类的。

用娶媳妇为借口要钱

现在这个社会男多女少,要是说找到一个外地老婆,家里肯定很开心。然后就借机向父母索要给“女方”的彩礼,然后用这个钱进行家族投资之前团队有人这么做过,女方当然就是传销人员假扮。

过年过节不回家,也没钱。

在传_销组织里,里边的人员过年过节是不准回家的。里边吃的土豆大白菜,睡地板太苦了。怕人员一回去的话就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他借口工作太忙,要值班之类的话推脱不回家,且没有钱寄回家的话那就要确定是不是传_销了希望能帮助到大家。远离传_销害人害己!我们全国各地帮助寻找和朋友被骗进传_销里的家人和朋友,反传我们在路上!!!求助热线

传销会害的人「家破人亡」,这句话绝对不是夸张。王阿姨五十多岁了,老公去世的早,母子俩一直相依为命。为了找自己陷入传销而失联的儿子,她满世界奔波。后来,我们都联系不到她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打她的手机,一开始是无人接听,再后来就变成了空号。

也许明知道是深如火海的骗局,王阿姨还是奋不顾身的去了。

王阿姨是我妈跳广场舞认识的,经常会来我家找我妈聊天。她们两关系也不错,后来王阿姨的儿子去了外地打工,一年多没有一点音讯,她也就很少来我家了。

当时有很多猜测,说得最多的就是他儿子被骗去搞传销了。

王阿姨那个时候也去报了警,警察按照失踪人口处理。一晃眼一年又过去了,王阿姨没有心情再去跳广场舞,每次来我家情绪都很低落,好几次都在我妈面前泪流满面。

至于我接触传销的事情,我妈并不知道。我之前也从未和她说过,因为我怕她担心。那天我妈忽然找到我,让我给想想办法。我当时工作也忙,就随便敷衍了几句。

后来大概一两个月左右,我都没有看到王阿姨,我就问了我妈一嘴。我问她王阿姨怎么不来我们家玩了?我妈叹了口气说:「你王阿姨去找她儿子去了,前几天还给我打电话说人在外省。」

我听完愣住了,我说她都这么大年纪了,人海茫茫的她去哪找啊?

「可不是,我都劝过她了,让她等警察消息。可是她就是不听,非要去找……想想也是,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好不容易拉扯大,这人说不见就不见了。」我妈说这句话的时候,看着我眼神之中多了一些什么,苦口婆心的和我说:「你啊,以后出门在外也要注意安全。别人叫你去做什么,你要想清楚再去。」

我点头敷衍着说:「我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您放心好了。」

从那天开始,我就经常和我妈打听王阿姨她儿子的事情。从我妈那里得知,王阿姨的儿子叫冯深,比我小一岁。大专毕业之后本来是在一家电子厂上班的,结果没上到一年人就去外地了,这一走就一点音讯没有。

王阿姨的老公去世的早,母子俩一直相依为命。这冯深一失踪,王阿姨的心都碎了。我妈一边说,还一边特感同身受,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说什么王阿姨命苦之类的。

我一看这架势我就明白她葫芦里卖什么药了,无非就是想让我去帮一下王阿姨。她这人就这样,心特别软,总是喜欢为别人着想。其实经历过张姐那件事情之后,我对传销这个东西已经完全是「敬而远之」。毕竟那可是活生生的两条生命,就因为传销最终悲剧收场。每次一想到这些事情,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我考虑了大概两天,我和我妈说,我会帮王阿姨。我妈一听嘴上说着我要以工作为重,其实心里早就乐开花了。我现在的工作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每天机械性的重复着一件事,已经把我所有的积极性都磨光了,我完全在这份工作中实现不了任何的自我价值。

不过算好的是,我平时比较喜欢写东西。这是我从高中开始就保留下来的业余爱好,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拿起笔写写画画。现在这份爱好成为了我的副业,平日里给一些电子杂志写一些短篇稿子,收入虽然不是很高,一个月大概一两千左右。不过写了也有五六年了,也算是存到了不少钱。

现在加上我妈执意要我去帮王阿姨,我也就找到了辞职的借口。索性就不做原来的那份工作。只要开销小一点,稿费应该勉强能维持生活。

在家准备好之后,我和我妈要了王阿姨的电话,收拾好东西就出发。

坐了一天的火车,找到王阿姨的时候是在家小旅馆。她白头发又增添了不少,脸上的皱纹明显比之前见她多了很多,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一见到我,王阿姨就特别客气,一个劲的和我说感谢之类的话。

我们在一家小饭馆随便吃了一点东西,本来打算我付钱,结果她趁着去洗手间的时候就把账结了。到了小旅馆还要抢着帮我付房费,我知道她很不容易,态度很坚决说房费必须我自己出,要是她再和我客气我就回家了。

她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眼泪都快出来了。看着她那副样子,我的心理真的特别不好受。开好房间之后,王阿姨说我坐了一天的车让我好好休息,明天再和我聊。

回到房间,我就给我妈打了电话。她老人家听到我找到了王阿姨,一直叮嘱我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王阿姨。硬是唠叨了半小时,她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王阿姨就买着豆浆油条敲响了我的房门。我把她迎进来,坐下之后,我边吃早餐边问她关于她儿子的消息。

「王阿姨,你怎么确定小冯之前是来的这个地方?」

她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汇款单:「这个是之前他给我汇的钱。当时就是从这边汇的钱。」

我拿过那张已经字迹模糊的汇款单,看了一下之后,一时间有些无力。就凭这个,完全不可能找得到人。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次过来会不会有结果。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找不找得到人另说,主要是不能让王阿姨出事。

我安慰王阿姨说,找人要从长计议。我们首先第一步得想办法找到最后一次联系冯深的人,比如说以前的同学朋友。她似乎早就想到了,和我说问过一个冯深的一个高中同学。也就是那个同学把冯深叫到外地来的。

我问她,那个人现在还能联系的到吗?王阿姨告诉我说:「我已经和他约好了,就是今天见面。今天他下午不上班,有时间。」

我一听就说那这个事情好办,只要找到那个人问清楚具体情况,应该就很快就能有冯深的消息了。

当天下午,我和王阿姨在一家火锅店等到了那个冯深的同学。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戴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看上去也挺老实的,见面的时候也很客气。

据他说,之前是冯深找的他。他阿姨在这边开了一家洗车店,所以自己才过来这边上班,当初冯深想换工作就打电话问过他有没有事可以做。于是他就把冯深叫了过来,一起在店里洗车。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问。

青年思考了一下说:「大概一年多前吧,那个时候他交了一个女朋友。说是要和那女孩去别的地方上班,之后我们一起吃了顿饭,他就走了。」

「后来他有和你联系过吗?」

「有。大概是半年前,他打电话给我和我借了三千块钱……」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看了一眼王阿姨:「阿姨,其实我这次之所以来和你见面,就是为了那个钱来的。」

还不等我说话,王阿姨就开口了,她笑着说:「没事,麻烦你照顾我们家小深了……」

说着她从随时带的老款小皮包里掏出了一叠用红布包裹着的钞票,数了三十张,正准备递过去的时候被我给拦住了。

我看着那青年问:「当初他和你借钱,有借条么?」

青年似乎早有准备,掏出手机:「我当时录音了。」

他点开手机,播放了一段音频。当音频响起的时候,我注意到王阿姨脸上泛起一丝激动的神色。

「把钱给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告诉我们,冯深去哪了。」我说。

青年似乎有些不乐意了:「我不知道他去哪了啊,要是我知道的话我早就让他还钱了。」

就还在我纠结的时候,王阿姨已经客客气气的把钱递了过去,说了一些感谢的话。我一时间也没想起来要问什么,直到等那青年站起身准备走的时候,我才叫住了他。

「你之前说冯深谈了个女朋友,那个女的你认识吗?有没有那个女的联系方式?」

他想了一会,在手机上翻了翻:「我记得我好像加了她……等一会我看看。」

不一会他找到了那个女孩的,我马上记了下来,顺便把冯深的也要了过来。

晚上回到旅馆之后,我让王阿姨先回去休息,我去了一趟网吧。在网吧我加了冯深和他女朋友的。大概等了两个多小时,我看了一部电影之后才有了动静。

冯深的女朋友通过了我的好友添加。还没等我打字问她关于冯深的消息,她就发过来一句问我是谁。以下是我和她的聊天记录。

她:你是谁啊?

我:请问,你认识冯深吗?

对方犹豫了一会,又问:你是谁啊?

我想了想说:我是冯深的同学。

她:哦,你找他有事吗?

我:他现在在哪?

她:你叫什么名字?

看到她问这个问题,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我马上想起了白天那个青年于是扯开话题说:他还欠我三千块钱呢?你问他什么时候还我。

她:你是王华?你换了?

王华?我心里泛起一丝疑惑,继续追问:他到底在哪?

她:我们在广西。

我:广西什么地方?

她:你问这个干嘛?

我:我最近没工作,想问问他有没有合适的事情做。

这段话发出去之后,等了大概五分钟对方才有消息。

她:你不帮你姨洗车了?

我:没洗了。

她:我这边有是有事做,如果你真想来的话,你就过来吧。

我:冯深也在那边?

对方没有回答我,而是说:等你过来再说吧。

去传销里戒毒戒酒戒嫖的人是比较多的,这种人救出来祸害社会,还是不救随他去,想清楚啊

昨天从传销解救出来了,出来了以后没感觉,可是在大巴车回妈妈租房的时候我的身体一直在发冷,包括昨晚我睡觉也一直觉得冷,中午吃饭的时候我问妈妈,昨晚冷吗,她说不冷,可是昨晚我一直在发冷,我妈妈说你还是怕的,阴影还是没消去。这个月的号来到了传销点,把陌生人想得太简单,一点防备心没有了,其实在那一男一女来接我的那一刻我已经是被监视了,后面又来了一男的,我的箱子他们拿着拉着,当时还觉得说好体贴,竟然有男孩子那么懂事帮我拿箱子,号早上,他们对我说,我要找的工作没有了,要介绍给我一个新型又冷门的工作叫直销,当时我很生气,我直接跑到房间里假哭,第一反应就是生气,第二反应就是害怕进入了传销,然后我想找手机,发现手机在那个小妹子身上了。前面三天一直在害怕,吃饭也吃得很少。第四第五天在配合着他们,直到后来其中一个小头子过来说了我,那时候我就开始扎进去了,真的是已经开始像要着火入魔了,也把我之前的猜测什么他们在监视我的吧?在探测我的都推翻。永远记得这个组织讲了一商法二商法三商法,说他们是直销,不是什么不好的,叫天津天狮生物发展有限公司。之前一直在被关在房子里,不停的有人在你旁边说话,有次我直接睡着,他们有人不停的再说我不会做人,说不会去倾听他们的话,只要我去那破破的房子,烂烂的席子上睡觉他们就说我凭什么,我也想过逃跑,我整天去厕所,门是锁的,去哪里都有人跟着。他们一直会在说话,一直找你聊天,有的人一直在揣摩你心里所想,尤其是那些领导班子,小头头,他们几乎都在一语中的你心里当时想得,你的压力,不然不停的灌输什么道理思想。其中的事件现在也不想再想了。这两天我也和我妈妈说了在里面的事情,如果不是报警,可能我一辈子都在里面了。前晚在派出所审问的时候我那时候还想着跟着那些传销小团伙走,可是后面一个警察审问之后语重心长对我说了好多,那晚三点多开始睡觉的时候我梦见两个梦,一直在记得一个是我后面跑回去了,然后又一次警察来找人了,还有一个是我跑回去了,那些人传销份子说我考察不合格,直接几个人打了我。后面让我清醒过来的是那天早上第二次登记的时候我看见了他们的名字,然后我看见他们和我说的名字都不一样,开始我还以为他们是打了什么暗号,后面我进去的时候我问了警察他们的名字是不是真的,知道是真的时候,我感觉我收到了欺骗,更多的是我已经开始怕了,我在回想了他们对我做得事情,在那个老房子里觉得的真心,现在想想,每个人都像机器人,都是按照我的一言一行在不停的变换他们的脸色。没有打我,还帮我洗衣服洗脚,还每天像关心我,都是他们拉人头的需要。

现在出来了,我总是忍不住的去回想,心里有点害怕,还感觉我带了那里的某些东西出来,感觉胆子变小了,做点事情都不决断了,在下车的那一刻我对着外面有点害怕,我妈妈说叫我出门走走的时候,我开始有点抗拒还有点害怕,刚刚我自己去寄快递的时候很快就回来了,按照平时我肯定是还会走走逛逛的,更多的现在遇见陌生人就怕了。我也不敢和好朋友说了这些事,在那个窝点里面哭的多了,一下哭一下笑,昨天和今天我也感觉到了自己对我母亲的态度和以前不一样了,我很怕伤害到她,我总是觉得她们好像对我小心翼翼的,我很讨厌又害怕,她说在里面吃不好,叫我多吃点,我就开始大声说不要,在那里被软硬兼施的吃多了不要多吃了,然后说完心里再想不应该这样对我母亲,我以前是这样现在怎么也这样,又害怕,因为在里面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我要改变,要会想,一个人不为家人想,还怎么做人。我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了,好多东西原来我的看法也在不知不觉的感觉已经变了,虽然说现在出来了,我好怕碰到他们,他们也知道了我妈妈的工作地址,会不会来报复,他们那就拿着我的手机,再后来两三天的时候会不会偷偷加了我的朋友,再去骗他们。我也不敢想象,我在觉得我已经好像变了一个人,原来是那种整天开朗嘻哈的人,现在感觉我总是小心翼翼怕伤害到别人,也不怎么笑,甚至原来我最喜欢的那些东西爱好,羡慕的东西我感觉自己也在怀疑它们。我也怕我想太多有点抑郁,想不开,我同学知道了打了电话给我,他说过去没什么好想的多想想未来了,至少你还有条命,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也不要多和朋友再和这个传销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昨晚的时候接了电话我还觉得确实是的,今天一早发冷的时候,在听歌时候又忍不住多想了,又想起了在里面的生活,也想起了好多他们那些份子说得话,现在又怕了,我忍不住再想,就我一个女孩子难道心里是那么脆弱,我不想承认,我还在回忆起他们说得,说我不用假装坚强,可是我原来觉得就算我哭,我还是很坚强的还是有一腔热血的还是很勇敢的,现在我在想,我又哭了,是不是我在软弱了,更多的现在恨那些人,我真的想打死他们,更多的是唾弃自己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在别的传销问题下面的评论,竟然被这厮举报了!请问你们骗人钱还有理了?????

现在的互联网传销也非常可怕,杀伤力很大很强。用新能源互联网金融区块链等等概念,以返利的名义轻轻松松就能收割一大群人。比如现在很多地方都很火的有多万会员的某……认识的一个人已经投进去三四十万了,更可怕的是,他下面还有很多他发展的会员……要是哪天崩盘了,人家分分钟又换一个名目来收割这一群走火入魔的人。

———————————分割线,以下是原答案

一远房表哥,以前沉默寡言胆小怕事,被传销一年,解救出来后……能说会道,天南海北都能扯一大堆……

此处不是说传销有多好。而是说传销有多可怕,抵制传销……

前几天一朋友打电话给我所说的内容,

友你现在是不是没有在上班我怎么了?

友现在我公司有一个新能源的项目,你来不来?

我新能源的范围那么大,你们公司是主攻新能源那个方面的?是新能源汽车还是?

友我们只是做宣传?

我新能源宣传那是属于什么项目呢?

友我们是属于文化的传播者

文化的传播者!!!!传销发展到现在,他的盈利模式跟以前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最典型的传销盈利方式就是传销+借贷,现在的传销团伙一开始不显山漏水,但在它经过长时间的洗脑宣传之后,往往会向受害者宣传某种产品或基金之类,在受害者手上没钱又被传销团伙洗脑之后,传销团伙就会向其推荐其同伙的借贷机构,而且往往是高利贷,之后等到借款期结束,受害人又没有得到当初传销团伙的承诺收益,传销团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受害人家属讨要欠款,往往搞得受害人家破人亡。

并且,这种非法的高利贷组织,他们的借贷往往只需要受害人的身份证件,因为他们借出的本金不多,只是利滚利多,所以受害人非常容易就上套。

而且传销团伙的目标人群跟校园贷正好相反,他们的目标人群是老年人,因为老年人分辨能力差,自身有存款,及时借了钱也有子女兜底,有不容易反抗

所以不要小瞧了现代传销,他们与高利贷组织结合起来的危害是空前的

会让人变成疯子,而且不要以为一个传销崩盘了或者把他解救回来就结束了,噩梦才刚刚开始。他从此会非常轻易的再相信下一个传销,再也不能回到正轨生活上,不愿意再脚踏实地的工作,人彻底废了。

我爸爸,做了大半生的教师退休了,前年被亲戚骗到北海做工程,被洗脑了一段时间,骗我们去惠州玩了,后面把我妈也骗去才暴露他在搞传销,他已经深信不移,对方还很聪明的告诉他他年纪大了不能参加,只能让我妈参加,他觉得这么好的发财致富机会不能错过,一定要我妈去听课,我妈妈气的哭了,给我打了电话,我给他们买了回来的机票,回来苦口婆心的劝我爸,没有用,他已经被洗脑的太深入了。虽然没有成功参与,但这件事在我爸心里埋下了种子。

我不在家乡工作,后面每次回家,都发现我爸爸在搞一些奇怪的事情,一会儿是保健品直销,一会儿是众筹,后面证明是传销。我和妈妈百般相劝没有用,发火,说我们已经断了他一次发财的机会,就不要再干扰他。无奈,以为他被骗了钱会清醒,也怪我们太大意,不知道传销的厉害,没多久他就抛弃了这些小打小闹的传销,投向了区块链新型传销的怀抱,天天张口数字货币闭口未来趋势,全国各地跑来跑去开会,所有积蓄投进去,还不行,要抵押房子,还向家里亲戚朋友大肆宣传,要拉他们入伙。我劝他他就骂我不孝阻止他发财。今年年初我妈终于崩溃了,跟他提离婚。他同意了,还觉得我妈以后看他发了财就会回心转意知道错了。就这样一对辛苦了大半辈子本来有了时间可以开开心心到处旅游的夫妻,散了。

他依然执迷不悟,利用曾经在家族的威信,拉了个人入伙,每个人都投了万以上,他自己投了多少钱我们谁也不知道,保守估计万以上,他现在靠信用卡套现过日子,内里过的很惨很惨却还在外面假装自己事业成功,没有上当的远方亲戚现在都把他当笑话,近一点的亲戚提起他来就叹气。

千万不要相信传销的人,他们最开始都说自己会控制,到了一年没有回本就收手,不会的,我父亲也这么说,一年过去了,他负债累累,却仍然不死心,说让我们再等他三年,他一定会成功。

关于报警,很难很难,我们试过了多次,因为他去的传销公司非常狡猾,注册了几十家公司,做了不止一个传销平台,涵盖各种类型的传销,还有一些公司用来洗钱。有些甚至已经被警方查处,他们的母公司该好好的,让人细思极恐。这次的骗局他们表面打着大健康产业名义卖保健品,其实花几十万买那些垃圾保健品后,投资了背后的假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现在还号称已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了。这种容易查证的假话也敢说,明显是在筛选智商线以下的人,或者检验洗脑成果,方便下一轮收割,我爸还跟着狂欢呢,他也成功带着个亲戚进入了下一轮名单。

我父亲现在也没有醒,给我天天发他们公司的洗脑文件。我的生活也在崩溃的边缘,就是时不时做噩梦,时不时痛哭,时不时想自尽,我结婚了几年,还是不想要小孩,不想让孩子出生就面临这样的亲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很无力,这场噩梦,看起来永远没有尽头。

刚刚,有个传销的在大街上抢一个女孩子。有人在看也不怕的,很嚣张。

传销有多可怕?这个相信已经是一个烂大街的话题,就不说了。

传销是不是属于诈骗?

我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所处罚的传销本质上就是一种诈骗。

传销活动可以分为两大类:

原始型传销,更类似于我国所称的直销,其传销的是商品,以销售商品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

诈骗型传销,并不是真正传销商品,只是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就是所谓的人头计酬。这种传销活动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种诈骗,而且比普通诈骗威力要大无数倍,如果再配上互联网+,诈骗威力简直无穷。

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所处罚的是第二种传销活动,即诈骗型传销。

我的一个亲戚干传销后

仍不觉悟的毁三观的变态思想

我相信很多被卷入传销后的人心态上是被动的无奈的或者真的被洗脑的,只要从阴霾中走出来,正常过日子赚钱不愿意提及或者不抱怨任何人,身边人是会理解包容信任的他的。

可是我遇到了个奇葩特例,从三观各个方面被击打的体无完肤。

嗯这个事压在心头好多年了,一直没想以文字的形式叙说,也一直避开我的那个亲人。

现在发现避不过去了,好吧。既然她态度那么恶劣我就不必小心翼翼的了,真名没写但是事件我要还原。如果有一天事闹大了她恬不知耻无理取闹,我会公开她和她家人的全部个人信息。

年夏天我的一个姨家的表姐在广西说干了一个买卖,让我家人去她那广西考察一下,家人出于信任着急过去。我担心事儿不好,就替老人把关去了一次。结果果不其然没有店面没有产品,一直讲课空手套白狼要人交元,呵呵。她把大家弄了进去得陪够呛,我好心劝她回来,她还威胁我让我打电话给家人去广西干传销,在广西我一直没掏钱受了点气磨了七天回来了。没想到几天后这娘们居然回老家还撺掇大家去干传销。并且当面和大家说那里有房子,店面让我们去干,实际上什么店面都没有,一直空手套白狼要交元。事后她自己做没生意并不知道。反正当时她是像疯了一样强烈要求大家去干。我们家人说不去,她特么就当面跟我说断交。

这几年一直我发现有人跟踪我网络信息并且监听家里人说话,起初我以为是错觉或者巧合,但发现后事实并不是巧合,猜不准是谁的前提下我就想着和他们和好吧,自己出点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他们一个台阶下留点面子,猜想或许他们只想要回面子。

其实从广西回来后我也没宣传过她怎样,闭口不谈的。因为真不愿意得罪这种人。就抱着这种心理跟她们和好了。和好前我姨经常跟我说你姐知道错了,她说要当面跟你道歉。

吃饭喝酒唱歌解开面子上的不愉快,我掏钱我主动和好,酒桌上她当着大家都面说她也有错,但是具体没道歉说是什么错。

我要带着家里人去旅游,她家人说也要跟着去不花我的钱,我答应了,可实际上我花了几千元给她家人,他们并没有要主动买机票的意思。我说我和家人在外面住不想麻烦住在他们的出租屋,她说不行,必须要听她的,行老子忍了。旅行中因为他们自己人多次吵架停滞不前耽误了行程,弄得我和老人很不愉快,多次看他们脸色。又好多次碰到类似电视剧里的丢钱包分手辞职的戏码。真假各位看官自己评判,我是不愿意被沾包,他们发生的事我和家人一概旁观不参与。真的后悔跟她家人和好又同意带她家人旅游又被强势的要求住他家。

和好后私下里表姐跟我说,我告诉了你好多人生道理,你要是以后不记得我你可记住了,我非得要你好看。她开业要我去帮忙我去干了三天,旅游回来后还要我去帮忙我没去,我们三观不合不愿意听她废话,她就急眼了说我不懂事不知道好赖,他妈逼的,我客客气气的出一点血让一步想求和,她抓着我没工作要是不孝敬我妈,等我妈有大病了就找社会人收拾我,这个逼养的,我好心好意退一步真诚求和,还花了钱,这逼养的还是传销思维想说以后都指望着我。论态度论和气论人品论花钱论孝顺她哪点做的都没我好,还要拿着别人的弱点管理人家的家事,还说你妈的死活我管定了。自己家的事管不明白,天天还想着控制别人,真特么变态狂。想想一肚子火,这种几把人大家都说她就是看你好欺负一直想牵着你鼻子走,麻了比的我现在就在网上公开这个逼娘们的事迹,老子要是出事了,就公开她所有信息并且一直持续放大事件。不能让这种不知道好赖的狗好看。

这种人我这辈子真是没见过,赔钱的事她自己自愿干的,拦都拦不住。

面子给了她台阶给她下,真诚和解吧,她表面一套和气给大家看说谁都不能害我弟弟,结果几天后她自己就跟我翻脸了可笑。私下里电话威胁我,我妈要是怎样了她就要找人收拾我。人家的家事她管得着吗?她有什么权利干涉别人家的私生活。

她要断交就断交,她要以后指望着我我就真得接受?她还真把自己当成别人妈了。她还当着我面说她是我的贵人,你得报答我!不报答我你就等着!我当时听了一脸懵逼,还有这么个逻辑思维夸自己的?

她认为我这辈子欠了她好多东西啊!不好意思,毁了各位的三观,我这头一次被这种恶心的人毁的够呛。一直会留着这个帖子,作为我的最后不肯让步的不卑不亢的道德底线!我会跟这种变态保持距离,绝不会让她得寸进尺踏过红线!求大家支持鼓励!

如果这样的文字叙述态度都不能视为不卑不亢我真的就无法表达我坚定奋起抵御的决心了!望各位海涵我爆了粗口!实在是忍无可忍!

总有人去上当,都是投机心理。我就感觉这帮人活在世上真是浪费粮食。

偏题说个无关的吧

我本科大学老师几年没联系了,前段时间突然加上了微信,然后特别热情邀请我吃饭,说是大家说说话,顺便把她写的书给我书里面有一篇文章是我写的,所以特意说跟我留了一本。我推脱了好几次,还是没办法,只好赴约。

当时我提着一大袋水果兴致高昂的去了,因为跟我发的小区定位,以为是老师家,去了才知道是她们所谓的“工作室”。她带我进去的时候还有一个女的,说是她的老师……于是我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当时还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接下来她们就开始长达好几个小时的洗脑过程。先是大篇幅演讲,从杨澜到她们有名的上线王铁莲,引经据典,什么成功女人既要内在也要外在,类似的……然后提出了好几次帮我做脸,我一口拒绝,说我自己化妆了,洗掉了没法出去见人。然后再拿出她们的产品安利我,从牙膏到洗手液再到化妆品,无非都是夸大产品的功效,恨不得说让你百毒不侵。这时我才渐渐意识到,妈的不是在搞传销吧?!当时心里一紧。

于是心里嘴上笑嘻嘻,一边仔细听一边还装着很有兴趣的样子问两句。撑了几个小时后摸出手机,跟我妈偷偷打了个两秒的电话就挂掉,然后我妈回过来,我找借口就出来了。出来的时候老师还一路送我到车站,边走都还在边推销她们的产品。

回来后我该死很后怕,所谓的直销到底是不是传销,不言而喻,批了一个所谓的“合法”外衣而已。真的,洗脑的功能很强大,它可以让任何伪科学变成你的人生信条。我的这个大学老师还是学医的,都没用,更加不用说那些医学门外汉,很容易被夸大的功效洗脑。

再科普两条,第一,市面上的牙膏其实功能都没差太多,买最便宜的那管就好,第二,所谓补钙,还不如买几块钱一瓶的那种,医院可以开的,像康臣倍健类似的,钙含量并不高,含糖量倒是很高,但是如果你有钱当然可以但是真没必要。

她们推销的部分产品,比如保健品吧就是个普通的保健品,没那么夸张。然后让你一个劲办卡,几百块就可以发展下线啥啥的。当时一脸得意的跟我说,这个卡你还可以传给你的后代,我一脸吃了屎的表情,啥!我传个销还可以发展成一个千秋万代的产业不成?!扯尼玛蛋

总之,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这个东西,回来都还是后怕,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那一直都很敬仰的老师脸上虚伪的仿佛找到人生信条般的笑容,有多么可怕。

一个梦破碎了,一种信任被舍弃了。回来后果断的拉黑了微信,至此不提。

希望我能离传销远远的,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日子。那种月入百万甚至千万的成功人士,吸血多少破碎家庭的血,然后反过来标榜自己有多了不起。对不起,那一刻,你在我眼中是讽刺的。

标签:
Copyright © 2018 http://www.fycec.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飞扬新闻网 版权所有